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蔺靖]合鸟主与榛子酥的第N次对决

严重OOC…一个源于昨天零食吃多了的脑洞(¯▽¯)~只是这脑洞总感觉似曾相识…
刚刚居然发布失败结果重码简直崩溃…
写到一半卡了毕竟我只想了一小段…
第N次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Round 1
  “长苏已去,你再……”门外的人又来劝说。
  “蔺阁主,皇上有旨。”高湛开门。
  “说。”蔺晨拼命伸着脖子向高湛身后张望。
  “让您走开。”高湛毕恭毕敬。
  “……”蔺晨觉得自己不走的理由多得是,“我走开,景琰他吃不下饭的!高公公你也知道,他想我了就食不下咽的,饿着了这怎么办……”
  “皇上已在吃太后娘娘送来的糕点了。”高湛笑得不见眼睛。
  “……榛子酥是吧?”
  “对。”
  “哦。”
  蔺晨转身望天,身后门复而关上了。
  阁主与榛子酥的第一次对决,阁主败。

Round 2
  蔺晨想起了萧景琰未登基时的模样。
  那时,萧.懵逼.景琰还是靖王。
  “小殊blahblahblah……”
  “赤焰军一案blahblahblah……”
  “祁王兄blahblahblah……”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蔺.睡不着.想看美人.晨坐在廊前,眼看着已红了眼眶眼泛泪光的萧景琰,听着他无休无止的回忆。
  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的蔺晨居然没有打断萧景琰,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烦。
  若梅长苏当时在场,一定会在心里鄙视蔺晨没安好心对靖王殿下图谋不轨。
  见萧景琰似要收了这话题了,蔺晨暗暗伸了伸懒腰。嗯,约摸一个时辰了吧。刚想开口劝慰外加调戏两句,只听萧景琰说了一句:“哎,今日的榛子酥还有两块,先生饿不饿?我拿给先生尝尝……”
  接下来便是近两个时辰的榛子酥讲解时间。
  蔺晨眼睁睁地看着原本像是哭累了说累了的萧景琰在提到了“榛子酥”这三个字之后就如同重生了一般开始滔滔不绝,开始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不早点说话。
  为什么萧景琰总能记挂着要梅长苏早些歇息,却不怜惜怜惜自己??他琅琊阁少阁主也是要早些歇息的啊!
  哦,是谁之前说睡不着要来陪美人的?
  蔺少阁主这夜对榛子酥有了从里到外从味道到形状的深刻的理论性认识。
  哦,仅仅是文字上的,抽象式的。
  毕竟蔺少阁主绝对不会和心仪的美人抢吃的。
  其实蔺晨已经听饱了。
  “啊,今夜耽误了先生入睡……”
  蔺晨感动得几欲落泪:景琰啊你终于想起我了啊你为了榛子酥竟然克扣我的睡眠!!!这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唉……
  阁主与榛子酥的第二次对决,阁主败。

Round 3
  萧景琰和蔺晨吵架了。
  吵什么并不重要,反正是萧景琰绝口不提的事。
  “不就是脖子上的印……”哦咯,阁主你还说。
  “给朕滚出去!!!”
  天子之怒嘛,吓得都没人来服侍了。
  其实是蔺晨把人都遣出去了。
  他本来以为能用另一种方式来安抚萧景琰的,没想到萧景琰这次气成这样,连身都不让他近。
  “被母后还有沈大人蔡大人看到了!!!”
  好吧,暴怒,可以理解了。
  蔺晨抄着手杵在门口,看着飞出殿的东西,心疼,都是自己的,想接,可不敢。
  萧景琰把殿内蔺晨的东西扔得差不多了,一转身,发现还有个蔺晨。
  蔺晨忧伤地看着紧闭的门。
  在景琰生气之时,陪伴他安慰他的居然不是自己。
  而是一碟今早御膳房送来的榛子酥!
  最重要的是,那榛子酥是凌晨时自己特地跑去做的!用来讨景琰开心的!!
  诶,可为什么我要用榛子酥来讨景琰开心啊?
  景琰把我所有东西都扔了,连我也踹出来了,竟然留下了一碟我做的榛子酥!
  所以只要是榛子酥不管是谁做的景琰都不会迁怒吗?!
  阁主与榛子酥的第三次对决,阁主败。

Round N
  蔺晨发现,似乎只有榛子酥,能一直给萧景琰带来快乐,而没有愤怒、难过。
  当蔺晨和萧景琰提起这件事时,萧景琰沉默了。
  虽然,事实看起来的确如此。
  蔺晨苦笑一下,起身。
  “蔺晨!”萧景琰急了,一手抓住了蔺晨的袖子。
  蔺晨浅浅地笑着,期待地看着萧景琰。
  “没有榛子酥,我顶多只会嘴馋,可没有了你……”萧景琰扁了嘴,眼眶泛红,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紧紧地攥着蔺晨的袖子。
  蔺晨笑了,捞过一个食盒,从里面拿出一碟榛子酥。
  萧景琰眼睛一亮,可手依然没有放开蔺晨的袖子。
  阁主与榛子酥的第N次对决,嗯,阁主胜,K.O。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