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楼诚/楼诚衍生]隔壁楼有个帅哥换衣服忘记拉窗帘

现代AU   OOC那是必须的   这是一个关于变态的故事:)
不要污,要优雅(¯▽¯)
然而我没那个能力污(^ω^)

  明楼不常来这个小区住。他当初买这套房子只是想有时候一些合作伙伴上门拜访不用吵着大姐或者被明台烦着,不过更多的时候,他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在某天第n次被明镜提议去相亲后,明楼终于忍不住了,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了,扔下明台一个人顶住大姐的言语攻击。
  明楼喜欢在阳台眺望。他家在30层,属于顶层,小区又地处市中心,靠近明氏集团大厦,上下班方便,从阳台看出去是无敌江景。之所以不在这儿常住,也不过是想回一个更有家的味道的地方罢了。
  今天明楼却不在阳台,改成了在主卧。明楼端着咖啡,坐在办公椅上,朝着窗外想闭目养神。
  突然,对面主卧的情景让明楼顿住了。
  一个青年正在窗边换衣服。
  这手指真漂亮。上身瘦但有肌肉,啧,腰真细。嗯,腿细长细长的,可一看就是爆发力十足的。唔,这屁股真翘,手感肯定不错。
  直到那个青年离开了卧室,明楼才惊觉自己在干什么。
  我是不是被大姐逼疯了?!还是被明台气疯了?!我居然盯着一个男人换衣服?!还作了评论?!
  明楼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自己的一万点伤害。
  呃……可惜没来得及看脸。
  明楼总感觉自己占了人家便宜。
  可是也不能全怪自己啊,他换衣服没拉窗帘诶。两个主卧的距离刚好能让我看清楚也不能赖我呀。
  明楼突然间就想在这儿住几天了。
  嗯,我是为了躲大姐和明台,嗯,就是这样。

  明诚最近很忙。
  身为唯一一个秘书,再摊上一个不爱做事无所作为的老板和一群只知勾心斗角的同事,他坚决要跳槽。他辞职信都交上去了,没想到老板厚脸皮得要他先把这个月的工作先做完才肯放人。明诚强忍住揍扁老板的冲动,安慰自己反正也没几天就到月底了,自己赶赶工加加班就能快些完成这些额外工作了。不过在此期间他还得去留意招聘信息,尽量争取没有空档期。
  结果就是,明诚每次回家换个衣服拿个东西都是风一般,拉窗帘都嫌费时间。
  咳咳,没错,他就是明楼的那个“对面主卧的青年”。
  不过明诚也不知道对面有个男人看见自己换衣服,就算知道了,唔,好像也没什么吧。
  嗯,孩子你心也是蛮大的哈。

  明镜发现最近明楼的下班时间特别准时,有时候还早退。明董事长暗想莫不是她这亲弟弟有了女票背着自己去约会?于是行动力十足的明镜直接去了明楼的办公室逼问,明大总裁在心里估摸了一下如果回答自己急着赶回家看一个男人换衣服自家亲姐会有什么反应,果断放弃了真正缘由,使出了拿手绝活——忽悠。明镜见套不出什么东西,只好悻悻离去,末了还要扔下一句周末必须去相亲。
  明楼表示自己周末有事啊,明镜直接咆哮一句“全给我推掉”,明楼举双手表示大写的遵命。

  其实明楼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喜欢上看对面主卧的青年换衣服了,明明自己看明台换衣服的时候满满的都是嫌弃啊,虽然那是明台七岁的时候。是因为那个人长得帅?腰细?屁股翘?手美?眼睛好看?诶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呐。明楼摇摇头。
  可他偏偏就是着了魔似的。
  以至于看着正在和自己相亲的姑娘思绪都会飘到那个青年身上,更别提这几日梦里那青年的身影了。
  可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啊。
  而且,性取向也不知道,说不定人家把我当变态呢。
  不过他肯定没女朋友。天天忙着上班怎么可能有女朋友!
  诶我怎么这么确定他是忙着上班??
  哦,我好像在相亲耶,为什么那姑娘一脸想踹我的表情?我做了什么?

  相亲失败的明楼在电话里告知了大姐这个消息,便毫不犹豫地赶回家了。
  大概是周末不用上班,明楼回到家都中午了。走进主卧,从落地窗看出去,那青年正拉开窗帘,从头到脚都显示着刚睡醒这一事实。
  这孩子,不勤勉啊不勤勉。
  明楼瞥一眼手机提醒的日程表,唔,明天还有个面试需要自己参与,招总裁秘书。明楼抬眼看了看对面没人的房间,心里总有个声音怂恿自己去敲门,去问他有关他的一切。明楼摇摇头,像是要把这想法甩出去似的。

  当明楼满脸不耐烦地看着第六个应聘者出去后,其他负责人都战战兢兢地询问明楼是否需要咖啡。明楼表示你们冲的咖啡还没明台冲的好喝,拒绝。
  “最后一个了,总裁。”人事部经理干笑着,“要不您先去休息?”
  “不必,反正是最后一个了,不差这一个。”明楼依旧皱着眉。头疼似乎蠢蠢欲动啊唉。
  当最后一个应聘者推门进来的那一刻,明楼觉得自己的心像面粉厂私炮房一样炸了。
  其他负责人见明楼的表情一瞬间舒缓了,觉得总裁修养真好,不给应聘者脸色瞧,这表情切换得多自然迅速啊。

  明诚为了应聘这次明氏集团的总裁秘书可是做了不少功课的。他本身能力就算是出类拔萃的,之前只是眼瞎投错了简历,这次机会难得,虽然竞争激烈,但自己绝不能怯场,毕竟机会面前人人平等嘛。
  他没见过明楼,更不知道明楼心里在想什么。和明楼目光接触时,自己的脸却好像莫名有些发热。
  还是紧张么。明诚在心里嗤笑自己。

  明楼就那样看着明诚,别人看来是审视的目光,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直白。明诚这套衣服还是自己今天早上亲眼看着穿上的,直接导致自己迟到了,虽然没人管。今天早上见明诚穿得那么正式,还一遍又一遍地检查仪容,明楼不知怎么的开始担心他是不是要去相亲还是约会还是结婚,甚至萌生了要冲过去的想法。
  不过现在嘛~
  明楼笑了。

  明诚自认面试表现都还不错,可等待总是那么折磨人。当他收到通知说第二天直接去上班时,他刚好站在主卧的落地窗前,那一脸惊喜到懵逼的表情尽收躲在窗帘后偷看的明楼的眼底。
  明楼笑了,端起咖啡,玩味地看着手机里刚拍下的明.懵逼.诚。

  上班一个星期,明诚觉得无比舒心,对明大总裁的好感度和崇拜度直线飙升。
  就是总裁看自己的眼神总让自己觉得热。
  终于有一天,在明秘书递上一杯咖啡时,明楼放下了手机,问道:“阿诚啊,最近工作忙吗?”
  “不忙的,工作时间内都能完成您布置的事情。”明诚想起之前自己在老东家那里干得要死要活的样子,不禁低头笑了。
  明楼被明诚一笑闪得晃了神,连忙喝一口咖啡定定神,恢复表情。明诚突然想起总裁还在,自己好像有些失礼,便抬头看着明楼:“总裁还有别的事吗?”
  明楼放下咖啡:“阿诚啊,有人说过,你身材不错吗?”
  “哈??”明诚一怔。
  明楼看着明诚的懵逼表情,忍不住笑了,起身走到明诚身边,手搭上明诚的肩,凑到明诚耳边轻声道:“再忙,回到家换衣服,也要记得拉窗帘才是啊。”
  明诚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绯红以可见的速度爬上他的脸和耳朵。明楼则心情很好地走了出去,留下自己的秘书呆立在办公桌前。

  至于明诚听取明楼拉窗帘的建议并付诸行动结果明楼接下来的日子一直都看不到明诚换衣服然后明楼直接跑去明诚家表白这种简单粗暴的事情就不提了。
  明诚在知道明楼占了自己那么多次便宜之后暴怒+害羞之下忍不住对明楼动手了连明楼的霸道总裁式深情告白都没有任何防御作用这种事情更不能提了。
  我们只需要知道当天明楼就在明诚家把明诚扒光了就够了。
  明楼表示要你拉窗帘是怕被别的人看见了,毕竟你没穿衣服的样子只能让我看。
  凌晨时分,明楼抱着累得睡着了的明诚躺在被窝里,心里盘算着怎么跟大姐说才能让大姐不把自己扒光了扔出去。
  然而让明楼没想到的是,来公司巡视的明董事长对机智能干的明秘书十分喜爱甚至要认弟弟,来凑热闹的明台也经历了一些明楼不知道的事情而对明诚产生了敬畏之情。
  嗯,我家阿诚就是厉害(^ω^)明楼如是想。
  至于对大姐坦白之后的结果如何……咳咳,这可是楼诚文啊怎么可能不在一起呢?日月木娄被罚又有什么所谓啦,反正他家阿诚能抚慰他受伤的心灵的。

评论(19)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