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楼诚]人生何处不相逢

OOC我觉得是会的→_→
楼诚很美好,崩了都是我的锅(¯▽¯)~
我就是在胡扯嘛ヽ(*·ω·)ノ

  “阿诚啊,要不要过来喝杯茶?”又一次成功碾压了藤田芳正的智商,明楼表示本蟒啊不对本蛇很高兴然而不能表现得太过就只能在书房里庆祝一下了。除了红酒和咖啡,他明大少爷还有陈年普洱这种既可以秀气质又可以秀逼格的东西的。
  “不要。”明诚探头看了看,咦,普洱,不喜欢。
  “嘿你……”明楼被噎了一下,泡茶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大哥你忘啦,我不喜欢喝普洱,我喜欢喝的是铁观音,你以为我像你啊。”明诚撇了撇嘴,“无福消受明长官这杯茶了,要不我叫明台来喝?”
  明楼一脸嫌弃地摇摇头:“他?那还是算了别浪费了我这茶。等他会动脑子了再来讨茶喝吧。”
  明诚腹诽明小少爷还不一定愿意来喝你的茶呢,面上却还是保持着笑容,虽然笑得很无奈。正想着离开书房时,突然想起什么,又转回去盯着明楼手里的茶具。
  “这茶壶……这茶杯……”明诚挑眉。
  “青瓷材质,怎么样,不错吧?我的珍藏。”明楼笑得讳莫如深,每一道褶子里都表现出快夸我呀快夸我呀的信息。
  “大哥……”明诚无奈,但又忍不住笑意。
  “我明楼,就该用青瓷,就该和青瓷在一块儿。”说得理直气壮,手上还不停地摸着一个青瓷茶杯,那把玩的手法愣是让明诚红了耳朵。
  懒得再理自家大哥,明秘书长非常有个性地径直出了房间,独留明长官倚在沙发上品茶,笑得得意。
  “一曲清歌满樽酒~唔,没酒……一盏清茗酬知音~”明大长官轻轻放下茶杯,停了哼曲儿的声,念了一句,在悠悠茶香中闭眼小憩,心中却想着阿诚才不只是知音呢。

  抗战终于胜利了。
  明楼坐在沙发上,明诚坐在一旁。他们仿佛听到了明公馆外人们的欢呼声。
  “大姐,您看见了吗,抗战胜利了,日本人终于被我们赶跑了。”明楼擦拭着明镜的照片,照片里明镜笑得端庄,在明家兄弟看来却仍然威严得很,震慑力十足。
  “大哥,”明诚开口,“上面有了命令。”
  明楼向明诚的位置转头,目光却没离开明镜的照片。
  “组织命令……您要转移。”
  明楼一愣,抬头瞪着明诚,眼神中带上了凌厉。
  明诚依然淡定:“上面说了,抗战之后,重庆那边必然是要动手了,像你这样的双重身份一旦被发现后果非常严重,所以……”
  “去哪里?”明楼打断了明诚的话。
  “巴黎。”
  “静默?”
  “静默,等待任务。”
  “只有我要转移?”明楼皱了眉,盯着明诚。
  “这边还有事需要我来处理,大多数都是关于毒蛇的。”明诚看着明楼的眼睛,又补了一句,“处理完了我就去巴黎。”
  明楼依然皱着眉头,但没有反驳。
  半晌,明楼低低地说了句:“一切小心。”
  “嗯。”
  “记住,毒蛇需要青瓷,眼镜蛇也需要青瓷。”
  “好,大哥。”明诚笑了。

  明楼住在了当初在巴黎住的房子,当了大学教授。他知道国内内战有多激烈,但无可奈何。说实话,他也不怎么想参与这种自己人打自己人的事情,拿对付日本人时的满腔热血来对付中国人,想想就觉得心塞。
  他现在就等着他的任务,以及他的搭档了。
  毫无疑问,他的搭档只会是那个代号青瓷的人。想到明诚,明楼眼里漫上了笑意,嘴角也是噙着笑,脸上的褶子又出来了。
  在阳光灿烂的一个早晨,明楼的门铃响了。
  打开门,一个身着褐色西服的人拎着行李,微笑着看着明楼。
  “请问是明楼先生家吗?”
  “是的,请问先生?”明楼微笑。
  “先生喜欢喝铁观音啊?我以为明先生会更喜欢喝红酒。”
  “何以见得?”
  “日子正好,生活惬意。”男人顿了顿,盯着明楼的眼睛,“一曲清歌满樽酒。”
  明楼一愣,按照前几日收到的密报上写的接头暗号答道:“人生何处不相逢。”
  “眼镜蛇同志你好,我是你的搭档,青瓷。”

  明楼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明诚呢?”

  “一年前,毒蛇身份暴露,明诚同志按计划被捕,承认他就是毒蛇,党内代号青瓷。”

  “……明诚呢?”

  “明诚同志,牺牲。”

  “……”

  “据联络明诚同志的同志说,明诚同志希望派给眼镜蛇同志的搭档代号改成青瓷,因为只要他一牺牲,新的青瓷就已经安全了,其他的,那个同志也没多说。”

  明楼知道,联络明诚的是黎叔。

  “……我知道了。路途遥远,青……青瓷同志,你要喝些什么吗?我这里有红酒。”

  “哦,不用了,方才门口说的话不过是玩笑。原来明先生喜欢喝铁观音啊?我倒是喜欢普洱多一些。这青瓷茶具也是精致,明先生品味甚好。”

  是啊,明先生他,喜欢喝铁观音。

  大姐,这屋子,终究是空了。

  毒蛇有青瓷了。
  眼镜蛇也有青瓷了。

  阿诚啊。
  那……明楼呢?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