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楼诚]月明千里(1)

手机打字好累而且好有欺骗性明明觉得自己打了很多然而还是好短好短x_x
虽然是(1)然而为何我更喜欢看回(0)
又短又渣(¯▽¯)


  如果有一天,当你睁开眼睛,发现旁边睡了个男人,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无论那个男的有多帅,无论你是男是女,第一反应应该都是大吃一惊甚至一脚把他踹下床。
 
  明诚作为一个身手了得的新时代青年,在一天清晨看到了身边熟睡的明楼,也不例外。
  然后明楼就这样无辜地被踹下了床。他显然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一脸惊怔地用迷茫的眼神瞪着明诚,半天才缓过来。
  “你是谁?!”两人同时喝道,然后又继续互瞪着发愣。
  明楼看着明诚那显然和自己不是一个年代的穿着,一头雾水,但面上还是维持了明长官的淡定威严,爬起来等着明诚的回答。
  明诚看着明楼的睡衣,心想这是有钱人吧品味真怪款式真复古然而这家伙到底哪儿来的怎么进来的来干嘛的。他见明楼没有开口的意思,斟酌了一下,说:“我叫明诚,请问您是?”
  “我叫明楼。”明楼端详着明诚,心想着如果明台也有这么圆溜溜的鹿眼萌萌哒的表情,大概能少挨几顿打。一想到明台那糟心的家伙,明楼不由得叹了口气,捏了捏眉心。
  “明楼先生怎么会在我家?”明诚本想着要不要先向明楼道个歉,毕竟明楼看起来并无敌意,不过想想还是这个问题比较重要。
  “你家?”明楼一脸懵逼,环顾四周,怀疑地眯起眼睛盯着明诚,“这是我家。”
  “你家?!”明诚觉得这人有病。
  “的确是明某人的家,明公馆。”明楼陷入了思考。
  明诚也懵逼了。
  “请问明诚先生是哪里人?”明楼打破了沉默。
  “上海。”明诚上下打量了一下明楼,“先生也是上海人?”
  “是的。明诚先生在哪里高就?”
  “高就?高就谈不上,我在一家日企当秘书。”明诚奇怪于明楼的眼神,“明楼先生的工作是?”
  “明某人效力于新政府,任财政部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新政府海关总署督察长。”明楼紧紧盯着明诚的眼睛。

  明诚凌乱了。
  新政府?!
  特务委员会?!
  这是多少年前的东西啊?!

  “明……明先生是什么时候出生的啊?”明诚觉得自己都在颤抖。
  “1904年。”明楼也觉出了不对劲。
  “1904?!”明诚没忍住,喊了出来,“明先生现在已经……”
  “35了。”明楼打断明诚的话。
  “35……明先生现在是在1939年?!”明诚慌了。
  “正是。”明楼坐直了身子,“明诚先生是?”
  “我……我今年27了,1989年生的……现在是2016年了。”明诚眼神都空了。作为一个从小被学校教导要做一个唯物主义的人学习过马克思理论还入了党的21世纪青年,他现在需要时间捋一捋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明楼也是震惊了。作为一个共产党,他相信马克思,可他现在只想抓住马克思问问,这该如何解释啊?!

  但其实也不需要很长时间去接受这个现实。
  因为他们两个都饿了。
  “先生能看到我这边的东西吗?”明诚好奇。
  “不能,我只看到你,其它东西都是我这边的样子。”明楼显然很高兴明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我这边也是。”明诚抓起了漱口杯和牙刷,突然听到了一个女声。
  “大少爷,大小姐叫您赶快下去吃早餐呢。”阿香拍着明楼的房门。
  “知道了。”明楼已经刷完牙,正洗着脸,只见明诚不知道从哪儿探出头,问道:“那是谁呀?”
  “你能听见?”明楼睁大了眼,动作停住了。
  明诚抓抓头发:“听见啊,你大姐叫你下去吃早餐。”
  “……拍门的是我家的女佣阿香。”明楼开始搞不懂这规则了。
  “这时空交叠得太奇特了吧,我简直就像生活在你那个年代一样!”明诚含糊不清地说。
  “我也觉得奇怪……”明楼沉吟,“不知道我们做的事情会不会相互影响。”
  “但我想,”明诚笑了,“也许只有你能看得到我,只有我能看得到你。”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