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楼诚] 月明千里(2)

手机打字真的累……尤其是一手吃零食一手打字的时候(¯▽¯)
我仿佛听见自己的内心在嘲笑:我看你还怎么编下去!╭(╯^╰)╮
真的渣啊唉(′~`)



  “明先生……”
  “别叫明先生吧,”明楼整了整领带,看着镜子里投映出的明诚,“两个都是明先生。”
  “……那叫先生?”明诚坐在床沿,双脚前后晃了晃,干净的地板发出了沉闷的摩擦声。
  “……那我能叫你阿诚吗?”明楼伸手抹了抹头发,转身看着明诚,抿着唇一字笑。
  明诚在心里暗暗数了数明楼眼角的褶子,点点头:“可以啊,公司里的南田总经理就是叫我阿诚先生。”
  明楼一滞:“南田?”
  “南田总经理可是我们公司的boss,头发老梳成个丸子……哦抱歉啊,boss就是,嗯……头儿的意思。”明诚抓了抓头发,他瞧着明楼的脸色有些难看,意识到明楼可能也是懂英文的,“不过全公司也不是所有人都听她的,比如说我。”
  明楼的脸色稍稍缓了些:“她是你的上级,你怎么能不听她的?”
  “她是半路调过来我们公司的。”明诚耸耸肩,“我们公司之前资金出了问题,被一家大型日企给收了,原本的总经理不知道什么原因,离职了,南田洋子就从总部调了过来接手。她自己带过来一些下属,对我们这些老员工鄙视得很,为人处事特别讨人厌,总是试探别人忠不忠心、有没有要抢她位置的。唔……虽然她好像特别想把我挖去总部,不过我没答应。”
  明楼沉默,直到阿香又来拍门催促,才受到惊吓一般抬起头。对上明诚那双充满疑惑的鹿眼,明楼笑了笑:“那,晚上见啰,阿诚。”
  明诚虽觉得明楼刚刚的反应很奇怪,但也不知道往哪个方面去想,匆匆收拾了东西就出门了。
  明诚自认不是个会跟钱过不去的人,所以他上班从不迟到早退,有时还会赚点合法外快,心情好了还会加个班。
  不过,他更愿意遵从自己的内心。

  “阿诚先生,这份总结写得很不错。”南田洋子微笑着看着明诚,“我想,就算是总部,也很少有像你这么优秀的秘书。”
  明诚微微颔首,也微笑着回应:“谢谢总经理夸奖。”
  “所以阿诚先生真的不考虑转来做我的秘书吗?”南田洋子眼中有贪婪,有轻蔑,“工资可是会翻一倍的,奖金也多得多,阿诚先生就可以没必要赚外快,晋升也比现在概率大,机会更多。”
  有时明诚会想,为什么南田洋子对着自己总是要说中文呢?也许是为了表现自己多有诚意吧。不过,也许她说日语,自己可以听得更清楚一些。
  “多谢总经理,不过,我还是希望留在原位。”明诚笑得礼貌,“至于赚外快嘛,就当玩玩。”
  南田洋子眼中的危险一闪而过,重新挂上假笑:“那我就不勉强阿诚先生了。不过如果阿诚先生改变主意了,我随时恭候。”
  “谢谢。”明诚觉得自己笑得脸快僵了。

  当天下午。
  “你听说了吗,今天总经理在办公室里发了好大的火!”
  “据说是接了几个电话,就把座机给砸了!”
  “啧啧啧,是谁给她下堵了呀~”
  “谁知道呢,虽然她发火我们就倒霉了,可能给她添堵,我心里那个痛快呀~”
  ……
  明诚听着附近同事们的窃窃私语,停下打字的手,侧头问旁边的朱徽茵:“发生什么事了?”
  朱徽茵看着耽美小说头都没抬:“听说今天中午南田丢了笔大生意,被同行坑了,总部就骂她呗。”
  “谁这么牛能抢南田洋子嘴里的肉啊。”明诚把目光重新投向电脑屏幕,屏幕上是1939年时的上海的资料。

  “大哥,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明台懒懒地抬眼看看正脱鞋的明楼,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趁着明楼心情不错要多点零花钱。
  明楼瞥一眼正躺在沙发上看杂志的明台,觉得自己放钱包的口袋凉飕飕的。
  明楼今天的确心情不错。他暗箱操作,让南田洋子想在上海发展的经济计划泡了汤。虽然南田洋子最重视的是抓抗日分子、巩固自己的地位,可发展经济是必须的,藤田芳正特地安排好让南田洋子办理上海经济这块的事,结果事情搞砸了,南田洋子不免挨骂,他自己则靠着最擅长的忽悠大法摆脱嫌疑,让南田洋子干生气。
  不知道阿诚今天怎么样了。明楼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个想法。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