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蔺靖/楼诚衍生]你会

上着英语课码字坐着车码字hiahiahia
我不知道站我后面的女乘客有没有看到我在写什么(>Д<)希望没有啰
恶俗至极的剧情,渣渣的文笔
其实写到中间我断片了强行接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篇(¯▽¯)



  梅长苏得知萧景琰和蔺晨那不清不楚的关系时,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
  梅长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没吐血的。
  连蔺晨也不知道梅长苏为什么没气得吐血。
  受到惊吓要有受到惊吓的样子嘛,咳嗽都没一声是想怎样。
  不过蔺晨也并不希望梅长苏会因为这件事而气出好歹来,不然萧景琰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唔,大概是不会放过自己,还有他自己吧。
  不知道萧景琰那个水牛脾气的人,如果被梅长苏以死相逼不允许他们在一起,会不会真的选择放手呢?
  当蔺晨确定梅长苏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不阻止时,以开玩笑的语气跟梅长苏提起这个问题。梅长苏停了翻书的手,定定地看着蔺晨的眼睛:“他不会。你会。”
  蔺晨立马不干了:“嘿!我说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我对他可是一心一意苍天可鉴呐!我蔺晨好歹也是琅琊阁少阁主,不屑于做这种始乱终弃的事情!”
  梅长苏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低头继续看书,摆明了的懒得理你,留蔺晨一人在那里跳脚。屋顶上的飞流很想进去把像一个汤圆一样蹦啊蹦的蔺晨轰出来,可他只敢扒着屋檐往屋子里瞄。梅长苏似乎发现了飞流,喊了声“飞流”,少年便箭一般冲了进来,躲在梅长苏身后,怯怯地喊了声“苏哥哥”,不停地用嫌弃的眼神去看蔺晨。
  梅长苏笑了笑,递了两个橘子给飞流,告诉他明天带他去水牛那里吃点心。少年欢喜地抓着橘子飞了出去,梅长苏又转头瞪了蔺晨一眼:“明天你别给我去捣乱,别去找景琰,我和有事情要谈。”
  今天的梅宗主,一如既往地双标呢。

  萧景琰被梅长苏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盯得发毛。
  “小……小殊。”太子殿下手指紧张地搓啊搓,分神瞄了眼正在一旁吃得开心的飞流。
  “我一直都没问你,全都是蔺晨告诉我的。”梅长苏垂了眼,“什么时候的事?”
  萧景琰低下头,仿若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未封太子之时。”
  梅长苏很合时宜地剧烈地咳了起来。
  萧景琰急得扑了上去,飞流吓得扔下了吃了一半的点心,跳过来轻拍梅长苏的背替他顺气。
  梅长苏摆摆手,安抚了飞流几句,哄他去继续吃东西。萧景琰坐回原位,但脸上仍是掩不住的担心。
  “如果我要阻止,你会如何?”梅长苏平静地看着萧景琰。
  萧景琰浑身一僵,苦笑道:“不会如何。小殊不会害我。只是……”萧景琰抬头,明亮的双眸紧紧盯着梅长苏,“我不会放手的,真心岂是说弃便可弃的?若你一定要阻止,与蔺晨说吧,他心思玲珑,我相信他的选择。”
  梅长苏笑了:“你不相信他?”
  萧景琰一愣:“我相信他,只是……”
  “只是你和他一人居庙堂,一人处江湖。身在江湖的他选择会比你更多,放手的理由也更多。”话虽残忍,但梅长苏自认不得不说。这话让他说,总比让景琰说好,毕竟自己听来只是残忍,不会心酸。
  萧景琰低头不语,片刻后喃喃:“他会吗?”
  梅长苏还没出声,只见一大团白从窗口飞入。
  “我会伴你一生,会与你一齐面对你最不喜欢的朝堂,会让你不再踽踽独行,会成为你最坚强的后盾,会为你挡下所有的明枪暗箭。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会。”
  蔺晨说得认真,让萧景琰听得恍惚。
  蔺晨想了想,又凑到萧景琰耳边:“我还会与你……”话还没说完,被突然机智起来猜到他要说什么的太子殿下一掌拍到了地上。
  梅长苏假装没看到萧景琰红了的耳朵,起身招呼飞流离开。末了还觉得便宜了蔺晨,回头狠狠地瞪了正抱着萧景琰笑出了褶子的大白团一眼。

  蔺晨自是不可能一直待在金陵的。
  萧景琰还记得蔺晨说过,要他去当未来的琅琊阁阁主夫人,要带他去策马江湖,要带他去游遍青山绿水,要带他真真正正地看一遍这天下。
  萧景琰当时只是在脑海中勾勒出这些场景,然后便说这都只是美好的愿景罢了。
  蔺晨不乐意了,捏了捏萧景琰的下巴:“我蔺晨何时对你空诺过?至少……”蔺晨翻身压住毫无防备的萧景琰,迎上那对恼怒的鹿眼,笑意盈盈,“你现在已经是琅琊阁少阁主夫人,没跑了。”
  萧景琰看着笑得不怀好意的蔺晨,又要一拳过去,被蔺晨接在手心里。

  “老头子总是要我做这做那的,你又不与我一起回去!”蔺晨抱着萧景琰一通抱怨。
  “不就回琅琊阁嘛,多大点事儿。”萧景琰一脸鄙夷。
  “景琰你就不想我的吗!!你怎么舍得我去离你那么远的琅琊阁!!”
  “与其留你在府里和我抢吃的,还不如让你回琅琊阁做些有用的。”萧景琰把最后一块榛子酥塞进嘴里,以留恋的目光看着自己刚刚拿着榛子酥的手指。

  朝堂水深,一步错便有可能置自己于万劫不复之地。萧景琰只能小心行事,不想让梅长苏的心血白费。他告诉自己,不可万事都依赖着小殊,要靠自己,要多动动脑子。
  毕竟,一定有人会站在自己的身后,让自己安心。

  于是,勤勤勉勉不敢放松的太子殿下在蔺晨出事后的第三天才从列战英那儿得到了消息。
  萧景琰知道的那一刻几乎是懵的。
  他可是琅琊阁少阁主啊,他身后可是整个琅琊阁啊。
  怎么会有人动他?
  怎么会有人敢动他?
  梅长苏匆匆赶去东宫。从萧景琰的眼中,他看到了杀气。
  以及无助。
  梅长苏向萧景琰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你是说……没人刺杀他,他自己骑马从马上摔下来昏迷了?”
  “是。”
  “他为什么要骑马?”
  “……不知道,一时兴起吧。”
  “他为什么要骑那匹马?”
  “……景琰你冷静一点。”
  良久无言。

  “我什么时候能去看他?”萧景琰挤出几个字,似小兽的呜咽,话里是无尽的茫然。
  梅长苏不忍地看着他:“今天早上的消息,他还没醒。”
  “无妨,只要有恰当的机会。”
  “我与你同去。”梅长苏拍拍萧景琰一直紧攥着的拳头。
  “小殊你的身体……”萧景琰有些犹豫。
  “你先去,我后到。”

  等到梅长苏到了琅琊阁,才发现蔺晨还不如不醒。
  萧景琰已经走了。
  蔺晨端坐着,头上缠着纱布,看着稳步走进来的梅长苏,笑得礼貌,身旁的老阁主叹了口气:“这是梅长苏梅宗主。”
  梅长苏怔在了原地。
  飞流看看梅长苏,又看看蔺晨。他总觉得今天的坏蛋和平时不一样。可梅长苏没说话,他也只能四处瞟。
  “长苏啊,你也看到了……”老阁主苦笑着摇摇头。
  梅长苏回过神来,拉了拉飞流:“飞流,去叫你蔺晨哥哥。”
  飞流犹豫地看一眼蔺晨,冲梅长苏摇摇头:“水牛!”
  梅长苏的手骤然握紧。老阁主摇摇头,出去了。

  “你……”梅长苏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水牛,不在。”飞流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坐到梅长苏旁边。
  “水牛?”蔺晨歪歪头,他刚刚被告知梅长苏是自己的好友,“是何人啊?”
  一个你说过会陪伴一生的人。梅长苏想。
  “当朝太子,穿红衣服的,之前来过了吧?”
  “哦,那时我刚醒,只是我实在不认得他,他待了一天便走了。”蔺晨说,“我只知道他叫萧景琰。”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东宫的。
  他想有个人能来告诉他,蔺晨只是和他闹着玩的。
  天知道他听到蔺晨看见自己后说的第一句话时的心情。
 
  “请问你是?”
  “……蔺、蔺晨?”
  蔺晨只是温柔地笑着。
  “别闹了好吗?”萧景琰装作恼怒的样子,心里却慌得不行。
  “抱歉,我想,我不认识你。”蔺晨看见萧景琰瞬间脸色苍白,有些不确定,“还是……我们认识,可我不记得了?”
  “我是萧景琰啊……”萧景琰感到了绝望。那种当年失去皇长兄失去挚友的绝望,如今又几乎将他淹没。
  “我是萧景琰啊蔺晨……”
  “我是萧景琰……”

  后来,蔺晨依然没有想起来。
  哪怕是梅长苏告诉他,他和萧景琰是恋人,他也没能想起来一丝一毫关于他们两个之间的点点滴滴。
  他也没去过几次金陵,去了也只是去梅宅待上几天。期间他也和萧景琰碰上过,可他想起梅长苏告诉自己的事情,面对萧景琰有些尴尬。
  他只能真挚地告诉萧景琰,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梅长苏拦都拦不住。
  萧景琰似乎也不抱任何希望了,只是平静地听着,平静地微笑,平静地离开。他发现,就算没有蔺晨的协助,他也可以靠梅长苏的智谋在朝堂之上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他还是那个铁骨铮铮的太子殿下。
  终于有一天,蔺晨带着一个姑娘出现在梅长苏面前。
  梅长苏已经来不及通知萧景琰把议事推迟了。
  蔺晨絮絮叨叨地跟梅长苏介绍着这个姑娘。无论是从兴趣爱好还是才艺学识,都是般配的,般配得无可挑剔。
  蔺晨说,会带她回琅琊阁。
  蔺晨说,会让她成为少阁主夫人。
  蔺晨说,会带她纵情江湖,饮酒泛舟,弹琴唱歌,好不痛快。
  蔺晨说,长苏,你之前与我说的,或许都是错的,编的,开玩笑的。

  门外,萧景琰靠在柱子上,拿手背盖在眼睛上,也不管纷纷扬扬的雪花被风吹了扑在自己身上。
  蔺晨,你也说过,你会的。
  蔺晨,你言而无信。

  飞流依旧趴在屋顶,扒着屋檐,怯怯地看着廊下的萧景琰,想伸手去替他遮遮雪,可又不敢。
  坏蛋会来把水牛抱走的。待会儿坏蛋一出来,赶紧跑。
  飞流直楞楞地看着萧景琰。
  水牛,哭了。
 

评论(1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