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楼诚/楼诚衍生] 眼中星河如瀑

一个存了好几天终于动手写的脑洞,很平淡的(¯▽¯)
你们都要去楼诚only,都要去cp18
我没得去😂
本来想着端午节发的,结果写得太慢没赶上(¯▽¯)
题目和内容大概是分离的(¯▽¯)


  其实明楼一般来说都是待在家里不出门干活的。明家还有他大姐在狂霸地赚着钱嘛,虽然不算多,但也足以称得上他那个村的第一财主。
  不过摊上了明台这样的弟弟,再多的钱也不够花啊。明楼对天感叹。
  反正花的是大哥的零花钱,虽然他的零花钱还没我多。明台耸耸肩。

  明楼在村里的地位还是蛮高的。他是村里唯一的一个教书先生。
  明镜骄傲地表示,她弟弟虽然份量大了些吃得多了些,但出过村见过世面呀,她相信她弟弟还有n很多潜能没被激发出来。

  “明楼啊,你明天学堂不是放假吗,去帮明台下地干活!这两天日头太猛了,瞧他都晒成什么样了!”
  “……是,大姐。”

  明楼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自己居然会一个人扛着锄头来下地。
  难道他不应该在家里喂猪吗?!
  凭什么明台可以撒个娇换取在家里喂猪,而他要下地干农活,连大姐都在家里算着怎么买卖粮食和牲口!
  不不不,大姐不出门是应该的,晒着了怎么好。

  明诚住在明楼隔壁村。
  令人想不通的是,上知天文下能干活的明诚,居然还是一个单身汉。
  据知情人士梁仲春说,阿诚兄弟忙着赚钱,对女孩子的敏感度还不如对赚钱机会的敏锐触觉强大呢。
  明诚也不多作解释,一个人下地干活,完了回家喂猪。

  明楼和明诚是在距离两个村子五里外的玉米地里遇见的。

  你以为是两人一见钟情四眼相对噼里啪啦全是火花直接在玉米地里呜呜呜?

  你想多了。

  那时明楼正站在自家那块玉米地里抑扬顿挫地念叨着玉米的习性以及生长周期和长什么样的玉米摘了好吃。
  偌大的玉米地,除了依稀的风声,就剩明楼的啰啰嗦嗦。
  在自家玉米地里路过的明诚恰巧听见了,忍不住绕去看看是谁这么奇葩。

  然后就变成了明诚盘腿坐在地上,睁着亮晶晶的小鹿眼,仰着头听着明楼上课一样讲着玉米的故事。
  明楼看着明诚眼里闪烁的光,一瞬间晃了神。

  “阿诚兄弟啊,这么早去干什么呢?”梁仲春刚想敲门,就被明诚从里面呼啦一下拉开门给吓了一跳。
  “隔壁村的明楼,听说过吗?”明诚挑眉。
  “听过啊,财主啊~”
  “他对庄稼了解得挺多的,我去问他些事儿。”明诚无视梁仲春正要张开的嘴,跑了。
  “我还得帮你关门啊……”梁仲春摇摇头。

  一来二去的,明楼明诚就相互看上了。
  明楼开始期待下课和放假,甚至开始主动提出要下地干活。
  明诚开始期待明楼每天一早给自己讲猪牛羊玉米稻谷还有村外的故事,甚至有时会跑去帮明楼干活。
  明镜和明台发现,明楼出门的次数多了,确切来说,是出村的次数多了,而且每天脸上都是掩不住的轻松愉悦。

  “大哥,”明诚习惯了这样称呼明楼,“现在外面真的在打仗?”
  明楼点点头,看着明诚的眼睛,他曾对明诚说过他的眼睛里有一片星海:“到处都是粮食紧缺,但日本人也在搜刮粮食,我们卖的还不知道会不会落入敌手。”
  明诚垂了眸:“与其在这里保全自家,还真想去真刀真枪地和日本鬼子干一场。”
  明楼挑了眉:“我也很想和你真、刀、真、枪、地、干、一、场。”

  “明台啊,你知道你大哥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吗?”
  “四五点吧,我差不多那个时候起床上厕所,就看见大哥鬼鬼祟祟地进门。”明台揉揉眼睛。
  “他该不会是摔玉米地里了吧?瞧这地上的玉米叶和土,脏死了。”

  明楼再一次出村了。他和明镜明台一起走了。
  明诚找到了明楼写给自己的信,大意是陪明镜去找个远亲,顺带看看哪里在招兵,到时候拉上明诚一起去报名。

  明诚不知道外头仗打到了哪儿,只觉得四处都灰蒙蒙的。
  家里的地荒了大半,牲口差不多全卖给了之前来替部队收购粮食的兵们。
  明诚还不忘去帮明楼家的地拔草浇水松土。他想着等明楼他们回来了至少不用对着荒芜的农地傻眼。
  明诚想出村,他想去找任何能抗日的地方报个名。
  可明楼说他找。自己还是等等吧,说不定明楼明天就回来了呢。
  毕竟明楼见识比自己广,也能想清楚国共双方的走向。
  明诚没跟任何人提起,他前两天偷偷收留了几个受伤的士兵,替他们包扎了伤口,睁着明亮清澈的眼睛听他们讲了前线有多惨烈,听他们讲了遍地死尸鲜血、战火过处尽荒芜的场景。士兵们没有多作停留,只是让明诚多加小心。
  “这年头,哪里会是安全的呢!”领头的士兵谢过这个眼里似乎装着星星的青年,整了整领子,摁了摁枪,颇豪气地一挥手,带着那几个士兵,按原来来的路走了。
  住对面的梁仲春还在费心妻儿的安置,明诚还是一如既往地扛起锄头去下地。
  明楼的那封信被他折好,放在了贴着心口的内袋里。

  明楼终于回了家。虽然只有他一个,虽然只过了一个月。
  明镜和明台去了苏州。明镜在苏州的郊外买了处别人正便宜转卖的宅子,带着明台和阿香先去收拾,让明楼回家收拾东西搬过来。

  明楼难掩满心欢喜,他要告诉明诚,他找到了适合他们的抗战方式,他们骨子里的爱国和热血终究不会困在那个小村子里,也不会盲目地寻找归处。
  他还要告诉他,这一个月他对他日益膨胀的思念。
  他要骄傲地告诉他,他要带他回去见大姐。

  猝不及防地,明楼见到了被夷为平地的两个村子。
  硝烟早已散尽。
  明楼环顾四周。
  四周仍是灰蒙蒙的。
  明楼看了眼脚边的一截残肢,移开了目光,脚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些。
  他一步一步地移动,认出明诚家的方位,认出明诚家农地的位置。

  然后,他在自家的地里,远远的看见了一把锄头,一把被尘土盖住大半的锄头。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