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我的式神怎么都得搭伴上?(一发完)

昨天一个混乱的脑洞,今天才戳完。
胖雨,旭航(可能算无差??),恺彦。如果这样也能算有神医番的话╮(╯_╰)╭
又叫——八一的寮里大番从来不缺狗粮?


1
    小胖是王白告新领回来的SSR。
    小胖不叫小胖,他大名叫樊振东,只不过王白告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就帮他改名改成小胖了。
    小胖有点委屈,但小胖不说。
    我这样的就叫小胖,那大人你呢?
    小胖委屈巴巴地戳了戳自己的肚子。

    白告:范指导,今天领回来一娃儿,叫他小胖就好。
    范指导:???
    白告:他出现的那一刻,我觉得那种蹾蹾蹾的感觉都要把隔壁寮震塌了。

2
    樊振东一进寮,就被周雨盯住了。
    本来在和周雨玩的大番抬头,也盯着樊振东看。
    大番本来也不叫大番,叫徐晨皓。本来王白告想把他名字改成大番薯,然而徐晨皓以死相逼,大有要把自己喂给门口正专心扫地的五星扫把的架势,王白告为了保住这个目前来说寮里唯一的一个强力辅助,不得已,删了个薯字。
    樊振东下意识地往周雨身后挪。
    嗯?下意识??
    事后樊振东表示,是个正常式神都不会朝一个试图扑上来摸你胸的发际线垂危者主动投怀送抱吧╮(╯_╰)╭
    周雨回头看着樊振东,笑得褶子都出来好几层:“你是皓哥新带回来的崽呀?我是周雨,他是徐晨皓,你可以叫他大番。”
    “雨哥好!我叫樊振东,大人额……皓哥叫我小胖。”樊振东的自我介绍音量堪比跳崖,后半句简直就是在呢喃。
    不过还是被听到了。
    门口的帚神被寮里突然的一声爆笑惊得自己绊倒了自己,摇了摇头,爬起来继续认真扫地。
    樊振东不高兴地噘着嘴,瞪了一眼笑出声的徐晨皓,转头又被忍笑的周雨捏了捏脸。
    “别听皓哥瞎说,小胖你不胖。”周雨的大眼睛盯着樊振东的眼睛,手又控制不住地揉了揉小胖的脸。
    彼时的徐晨皓还在天真烂漫地笑着,丝毫不知自己的未来是如何,呃,光芒四射。
    嗯,一千八百瓦的那种。

3
    在屋子里头唱歌的尹航宋旭伸了个头出来,正好碰上周雨领着小胖要进来。
    “诶诶,尹航,旭旭,这是樊振东,皓哥叫他小胖。”周雨大嗓门嚷得屋子里有回音,“小胖,这是尹航,这是宋旭,还有一个周恺不知道哪儿去了。”
    樊振东问了好,盯着宋旭看了一阵,没忍住,还是说了一句:“你脸真大呀。”
    后脚跟着进来的徐晨皓恰巧听到了这句话,又是一声爆笑。
    门口的帚神被惊得猛一回头,差点把扫把柄给折了,生气地抖了抖,不扫了。

4
    樊振东坐在场边围观打架的时候发现雨哥不愧是寮里扛把子,怪不得大家会叫他雷哥呢。
    我以后也要当寮里的扛把子。目前还是瘦小的啊呸弱小的樊振东下定了决心。他看着场上吼得起劲的周雨,一脸冷漠的周恺,还有辅助得眉飞色舞的徐晨皓,觉得自己是可以站徐晨皓的位置的。
    “想太多,大番是辅助,你是个输出,你就算想站雨哥旁边也只能站恺哥的位置。”旁边吃着糖喝着AD钙奶的宋旭冷不丁开口。
    樊振东也没问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两眼放光地说:“等我够强了,还要什么辅助,直接三个输出正面杠啊。”
    宋旭一巴掌拍到樊振东头上:“不行!那还不如我和我航哥上呢!”
    “航哥主要负责奶……”
    “我才不管!航哥也是半个输出!我就要和航哥搭伴!你和雨哥上场皓哥会把我和航哥拆开的!”
    “我也不管!我和雨哥都是输出!我就要和雨哥搭伴!”
    那边,已经打赢了的四人三脸懵逼地看着场边对喊的两人,只有王白告一脸淡定,啃着鸡脆骨回家。
    周雨身为老大哥,赶紧走过去摸摸两人的头,让他们停下别吵了,紧接着就表演了天降怪力——一手一个拎回寮。
    徐晨皓:恺恺,看来只能我们俩搭伴了。
    周恺:……(一脸酷盖,谨慎地拉开了和大番的距离)

5
    后来樊振东果然成长为寮里的扛把子一号。他和周雨徐晨皓几乎成为了刷本固定队。
    有时候是尹航宋旭徐晨皓组队,有时候是周雨樊振东周恺组队。
    王白告也不是没尝试过类似于周雨宋旭徐晨皓这样的组队,只不过发现差点过不了本之后就再也没有尝试过了。
    怎么我的式神还能自带buff了??没说有合击技这种东西吧???
    王白告怀疑别人都抽到了假式神。

6
    等到门口的扫把成了六星的时候,王白告又领回来一个崽。
    碰巧周雨、樊振东、徐晨皓、周恺全坐在树下,吃零食。听到有人进来,全都盯着人看。
    等了半天,除了扫把扫地的声音,别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都快走到屋子的王白告回头看了眼一脸惊恐的新崽,叹了口气,边走边开口:“他叫赵钊彦,隔壁寮有式神叫他,自闭。”
    不出意外的,徐晨皓再次爆发出让门口扫把吧唧一下摔倒的笑声。
    赵钊彦一脸惊恐地回头去看扫把,转过头来的时候就看到周恺站在自己面前。
    “我是周恺,那边是周雨,樊振东,徐晨皓,屋子里唱歌的是尹航还有宋旭。”周恺面无表情,“你要吃薯片吗?”
    赵钊彦冲着周恺眨眨眼,懵懵地点点头,由着周恺拉着自己手腕,朝着零食进发。
    坐在五个人正中间的徐晨皓觉得自己仿佛坐了王位,高兴得笑眯了眼,一时向左边的赵钊彦伸手,未遂,被周恺隔开了;一时向右边的樊振东伸手,被樊振东推开了。
    徐晨皓:果然,王位是多么寂寞。

7
    在亲身经历了寮里三对坐在院子里辣自己眼睛之后,徐晨皓终于明白,自己当初坐的位置,不过是单身狗VIP黄金席位罢了。
    庭院里,樊振东正强势地把周雨扣到自己怀里,宋旭正闹着要抢尹航的手串,周恺和赵钊彦吃个薯片还得牵着手,场面一度十分融洽。
    “你们都不要番番的小心心了吗?!!”徐晨皓冲到院子里,冲不仅辣眼睛而且还辣耳朵的三对夫夫悲愤地大喊。
    一时间,寮里的空气很安静,门口的扫把也没被这声大喊给吓到。毕竟是个六星的扫把了,要成熟,要稳重,不能像那个大喊大笑的傻子一样,级别最高还问这么弱智的问题,都多久了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8
    徐晨皓:我的级别高难道不是天天吃他们发的狗粮升上去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上场的时候我都不敢站中间,不然我觉得两边总有人想先打死我!!
    王白告:带大番就是省心,级别升得挺快的,省狗粮。下次让周恺带彦彦再加个大番刷本吧。
    今天的大番,依然吃着三份狗粮呢。

9
    等到寮里的六星蛋和六星扫把没了一批时,王白告又带来了一个,额,新式神。
    周雨和樊振东在楼上吃吃吃啦。
    尹航和宋旭在屋子里唱歌啦。
    周恺和赵钊彦手牵手去町中散步啦。
    徐晨皓一个人坐在树下,抱着腿,看着一个不认识的扫把专心致志地扫地。

    这世界对单身狗还是太残酷了,身边总是狗男男的欢笑声,身为party king的我竟然还要被塞狗粮,噎得慌。——来自抱紧了自己的小心心的番番客户端。

    “大番啊,怎么就你一个人?”范指导路过,随口问了一句,也没等徐晨皓的回答就走了。

    我收回刚刚那句话,看来只是对我才是残酷的。请问现在外面狗粮行情怎么样了?我现在发展副业当卖狗粮的还来得及吗?——来自很有经济头脑的番番客户端。

    “大番啊,这是新来的式神,叫他神医就好啦。”王白告剥着橘子,扫把一蹦一跳地示意他把橘子皮放地上就好。神医微笑着走过来,好奇地看了看徐晨皓。
    “哦,神医你好,我叫徐晨皓,你也可以叫我大番,雨哥和小胖在楼上,尹航和旭旭在屋里,恺恺和彦彦估计得等会儿才回来。”徐晨皓挠挠头,目光盯着王白告手里的橘子。
    突然,有人走近他,一只手温柔地摸摸他的头,扑哧地笑出声。
    “诶??”徐晨皓愣愣地抬头。
    “你这发际线我估计救不了了。”

End.

评论(21)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