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如果我的红包不见了(一发完)

cp胖雨,旭航,恺彦

过年时连续几天的乱七八糟的爪机码字,写得不好求原谅。

全都是我乱编的。
乱编哒乱编哒乱编哒。
建国后不能成精。嗯。不用去数红包了。

感谢所有的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

以及,依然被伤害着的大番╮(╯_╰)╭

恺彦脑洞睡一觉之后biu一下没了,只写了一个,不嗨森。


1
    「大家好,我是樊振东,根据我世界第一可爱的经验,大过年的,如果我的红包不见了……」

    “你好呀小胖子,我叫周雨!”樊振东一脸懵逼地看着身穿橙红色外套笑得一脸褶子的周雨。
    这坐姿……贵妇上炕???
    “周……周雨?”樊振东攥了攥手里的几个红包。这可是刚刚吴指导他们给的大红包呢,要放枕头下好好放着的。
    “我知道你年纪比我小!你得叫我雨哥!”周雨一下蹦起来,白花花的腿差点瞎了樊振东的大小眼,嗓门差点震松了樊振东的大腿肌肉。
    “可是你是怎么进来的?”樊振东急了,一下蹦到周雨面前。
    周雨歪着头看着樊振东,笑眯了眼:“是你带我进来的啊。”
    樊振东脸上的肉都皱起来了。就算周雨好看,自己也不可能把一个陌生人带进宿舍的啊!
    “周……雨哥,你是不是搞错了啊?”樊振东想着大过年的说人是精神病好像不大好,只能婉转地问。
    “没错的没错的!”周雨又坐回床沿,“你那天就带了我回来,还把我压枕头底下了,可憋死我了。”
    “……枕头底下?!”樊振东惊诧地瞪大了双眼。
    周雨看着樊振东瞪大了的大小眼,噗嗤一下乐了,伸手捏了捏樊振东的脸。
   
    真疼。樊振东委屈地瘪瘪嘴。

    “我是你的红包啊!”周雨又戳了戳樊振东的肚子。
    樊振东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掀开自己的枕头。呼,还好还在,嗯,就少了一个。
    周雨一巴掌呼上樊振东后脑勺:“我是一个红包!你其它红包没事!”
    樊振东的表情委屈巴巴的:“怎么没事了,你变成人了,那红包里的钱就没了呀,我还得把压岁钱交给我妈妈呢。”
    周雨笑得一脸慈爱:“你484傻,里面的钱当然在我这儿啊,我又不吃钱,钱吃起来没味道。”说着,他从自己裤兜里摸出几张红色毛爷爷。
    这短裤也太短了吧,而且什么天气了还穿短裤啊。樊振东腹诽。

    樊振东看着周雨抓着钱的力道,以及看毛爷爷那深情的眼神,犹豫了一下。

2
    “喂?妈妈,今年的压岁钱我到时候给你转过去哈。嗯……今年的能给我留一点点吗?就一点点……”樊振东捂着话筒,偷偷伸头瞄一眼正坐在床上数压岁钱的周雨,赶紧又缩回去,小声和妈妈商量。
    得到妈妈同意的樊振东一蹦一跳地来到周雨面前。
    “小胖啊。”
    “嗯,雨哥?”
    “别蹦,把地板蹦坏了还得花钱呢。”
    今天的樊振东也是委屈巴巴的呢。
    哀伤到吃球。

    “雨哥,你上次说你不会变回去,是真的吗?”樊振东绞着手指,忍住想吃手指的冲动。
    “是啊,无聊的时候我也可以变回红包待着的,里面没钱的那种。”周雨头也不抬。
    呀,给小胖整忘了,我刚刚数到多少来着?

    “那,”樊振东一把抓住周雨的手,周雨茫然地抬头,“你能一直留下来跟我在一起吗?我和妈妈说好了,压岁钱能留一点的。”樊振东抢走那沓毛爷爷,从里面抽出几张,塞到周雨手心里。
    周雨看着和当初自己掏出来的数额相等的毛爷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就留你一个红包!”樊振东看着周雨又盯着毛爷爷,撅了嘴,用力扯了扯周雨的衣角。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那双甚至出现过在自己梦中的卡姿兰大眼睛眯成了大小眼,连带着眼角的褶子也仿佛镀着阳光。
    “我的胖儿真聪明,把我留下来,还连人带钱啊?”周雨乐得掐樊振东脸。
    樊振东使出撒娇杀手锏:“那你说答不答应嘛。”
    “我要是不打算留下来我今天还帮你数钱干嘛?”周雨刚说完就被樊振东一个熊抱压倒,艰难地补完后一句,“下次别把红包放枕头底下了,你头好重的,喘不过气儿。”
    “我才不让你睡枕头底下呢,你可以睡我的床,跟这几天一样。”
    “那这床很快就要换了吧。”
    “这样就承受不了了,那以后怎么办?!”
    “?????”
    “呃……我樊振东的床,要担得起整个世界的重量!”
    “胖儿,你听到……床刚刚响了一声吗?”


3
  「大家好,我是宋旭,根据我……谁?!是谁说我是世界第一大脸盘子?!出去!!胡说!!我顶多是八一队的第一大脸盘子……」

    宋旭第一次见到尹航的时候,直接吓愣了张着嘴杵在宿舍门口。
    这个穿红T恤的哥哥为什么拿着我的耳机??而且还一副大爷模样地看着我???这难道不是我的房间我的耳机????

    “诶?别愣着啊,进来说话呗。”尹航瞧着这孩子脸都红了,心想自己是不是吓着人家了,走过去把门给关了。
    “我叫尹航,是你大年初一收的第一个红包,呃,变的,也不对……成精的?建国后好像不能成精啊……”尹航挠挠头,自顾自地坐到椅子上,卡在了自我介绍上。
    宋旭倒是没觉得别的什么,只是脱口而出:“卧槽我拿的第一个红包怎么这么黑??”
    “卧槽你收红包还看红包黑不黑啊??”尹航一下蹦起来呛回去,一口大碴子味让宋旭怀疑这利是封原产地是大东北。
    宋旭从桌子上摸过来一颗奶糖,眼睛不停地打量着尹航。尹航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干咳两声,又拿起了耳机开始玩。
    “诶,小孩儿,你这儿有什么歌能听吗?”尹航问出了从自己变成人之后就想问的问题。
    “我不叫小孩儿,我叫宋旭。”宋旭眼睛一亮,“你喜欢听歌?”
    “对啊,不过我更喜欢唱歌。”尹航看着宋旭眼睛blingbling的,脸上可能因为激动而更红了,也笑出了自己的小虎牙。


4
    尹航在跟宋旭合唱过几首歌之后,自己也开了个唱吧号,一时间粉丝飙升。
    不过第一个粉丝是宋旭。

    你们两个换号发合唱歌曲有意思么?还情歌对唱?怎么不来个对歌?
    隔着耳机被发狗粮的粉丝一脸绝望。

    然而当事人之一表示,他还没追到航哥呢。
    另一位当事人表示,我真的要去祸祸人家小孩子吗?

    “我不是小孩子了。”宋旭撅起嘴,不顾尹航嫌弃的眼神,非得和他挤一张椅子,伸手去抢他的耳机。
    尹航也乐得宠着宋旭,不过嫌弃还是得嫌弃的。
    “你昨天是不是把我的饼给吃了啊?”尹航把耳机给了宋旭。
    “那是我买的饼干。”宋旭嘟囔。
    “我还没吃过呢你就给吃了!”
    “不好吃……”宋旭嘟嘟囔囔地把耳机塞回给尹航。
    尹航一脸无语。
    “你可是我的红包啊,红包里的钱我还没找你要呢。”宋旭啃了下手指。
    尹航一怔:“我还当你忘了呢……你那天咋不向我要呢?”

    宋旭不说话。
    尹航便起身要去找,却被宋旭一把按坐在腿上。

   尹航:???
   “航哥,”宋旭的四十岁烟嗓在尹航身后响起,“就放你那儿呗,反正你也是我的。”



5
    「大家好,我是周恺。
        很酷,不聊天。」

    周恺打开房门,看到一个小孩坐在了桌子上。听见开门的声音,小孩懵懵懂懂地看向门口。

    场面一度十分……沉默。

    周恺看小孩并没有从桌子上下来的样子,看了看门牌确认是自己宿舍没错,脚一勾,反手锁门,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小孩不说话,看着周恺进来也没什么反应,脚前后一晃一晃的,幅度随着周恺放下东西之后抬头盯着自己而越来越小。

    最后还是周恺先开的口:“你是我的红包?”
   “啊?啊对。”小孩仿佛被吓了一跳,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周恺冷酷地耸耸肩:“猜的。”

    不知道隔了几间宿舍的樊振东和宋旭同时打了个喷嚏。

    “哦。”小孩晃了晃腿,无聊地左看右看。
    “你们红包精对衣着没什么讲究吗?”周恺盯了小孩一会儿又开口了,引来小孩不满却并不响亮的嚷嚷。
    “我有名字,我叫赵钊彦!”
    周恺又冷酷地耸耸肩:“你一开始又没说。”
    “哦。”赵钊彦小小声应了一句,眼睛则亮晶晶地看着周恺。
    周恺噎了一下,对上赵钊彦的眼神:“我叫周恺。以后你变成人的时候,记得穿条裤子。”言罢指了指赵钊彦裸露在外的大腿,眼神却不敢多逗留。
    赵钊彦眨眨眼,歪着头,又“哦”了一声,复而扯了扯穿着的外套。
    周恺保持着酷盖的水准,一言不发地收拾床上的东西。赵钊彦等了半天,终于主动开口:“你不看看你有多少压岁钱吗?”
    “最后再来数呗。”周恺直起腰,似乎想起了什么,“那你的那封红包里有多少啊?你可得放好了。”
    “嗯!”赵钊彦用力点点头,唰一下拉开了外套拉链,“你看,我放外套夹层里了,不会丢的!”

    妈哟,我该告诉他全身上下只穿了外套就不要随便拉开拉链向别人展示夹层吗?

    酷盖在心里给自己强调了一遍自己是酷盖,人设不能崩。

    “赵钊彦。”
    “嗯?”
    “你看我脸有红吗?”
    “看不大出来……有点?”
    “那你能先把衣服穿好么?”
    “哦……你有零食吃吗?”
    “有。都给你。”
    “那你有可达鸭吗?”
    “……卡姿兰大眼睛?没有。”
    “那我给你画一个吧。”
    “……你能先把裤子穿上吗?”
    “哦。”




6
    “恺哥,你的红包有不见吗?”
    “嗯。”
    “我的红包会帮我数钱呢!而且力气可大了,把我都给打疼了。”
    “我的红包唱歌可好听了!小胖你回去也让你的雨哥唱歌呗,航哥说他的红包朋友们唱歌都好听的,胖球也打得好。”
    “恺哥,你的红包叫什么啊?”
    “赵钊彦。”
    “不是说叫自闭?”
    “……”
    “那唱歌好听吗?”
    “不知道。”
    “那他会干嘛呀?”
    “……画可达鸭,还会biu biu biu。”
    ╮(╯_╰)╭




7
    「大家好,我是徐晨皓,人称大番,自封party king,优点多得不要不要的。什么?你问我如果我的红包不见了会怎样?」



    那特喵的就真的是不见了。

    耶???
    我红包放哪儿去了???

End.

评论(32)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