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影共执杯

楼诚及其衍生/胖球/执离,钤光,仲孟,双白,啟裘/湿背秀/❤周雨/❤SHE/❤凯凯王/❤朱戬/❤Evan马振桓

你们携手踏过山川河岳的时候能不能等等我?(一发完)

cp旭航,恺彦,胖雨

没什么梗,依然是写得rio凌乱求原谅。
谢谢所有的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鞠躬鞠躬
写得不好都是我的锅,美好都是他们的(笔芯

以及,大番今天被伤害了吗╮(╯_╰)╭





1
    宋旭是一名脸比较大的侠客,就是字面上的脸比较大,没别的意思。
    不过据说最近瘦了,脸窄了些。
    但这不妨碍他在野外撞见尹航时被尹航认出来并捏了脸。
   

    尹航和宋旭幼时是同一位教书先生教的,习武的师父也是同一个。两个人差了个两三岁,却莫名的情投意合啊呸一见如故,恨不得住到一屋里去。
    后来宋旭一脸陶醉地表示,这就是缘分呐。然后他就接收到来自尹航的下垂眼客户端发来的加大份嫌弃。

    尹航当然知道为什么宋旭那时候三天两头跑来找自己玩。
    “他想听我唱歌。”尹航对周雨如是说。
    “然后你们俩就唱到半夜被皓哥一棍子拆了门?”
    “……憋说了,都是泪。”

    能和尹航再次相遇,宋旭一点也不惊讶。
    尹航见到宋旭的那一刻倒是惊喜地冲了上去,左端详右打量,还是伸出双手捏了捏:“宋旭你脸小了耶!”
    宋旭的脸也不知是被捏红的还是自己控制不住地涨红了:“你别给我又捏大了喂!”
    “这不是太久没见了,想看看跟以前手感一不一样嘛!”尹航撒了手。
    这小虎牙还真是不会被磨平的啊。宋旭盯着尹航白花花的牙。
    “旭旭,你这次怎么回来了?”尹航问道。
    宋旭愣了下:“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

    宋旭以为,他是能和尹航一块儿出去行走江湖历练历练的。
    可当已长成青年的他背着皓哥赠予的剑兴冲冲地跑到尹航房间,抓着尹航手臂说“航哥我们一起去闯荡江湖吧”时,得到的却是尹航的迟疑。
    他还记得尹航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一个大老爷们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放。
    他盯着尹航,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飘着,始终落不下来,难受得很。
    尹航甚至不敢对上宋旭那期待而炽热的目光,只得把目光投向墙上挂着的一柄剑。
    “旭旭,江湖……我去过了。”看宋旭的表情似乎不相信,尹航赶紧补充,“你还记不记得,前年我有整整一年没回来?我就是跟着皓哥雨哥他们去行走江湖去了。”
    “那又怎样?你不能跟我再去一次?江湖有那么可怕啊?去完就想归隐?”宋旭不满地嘟囔着。
    “……你应该自己去的,你看人家周恺也是一个人就走了的。你总得自己去试试。”尹航想着该怎么来个委婉含蓄的拒绝。
    结果宋旭软磨硬泡了一个时辰,把自己都给气着了,尹航倒是一直在花式拒绝。

    宋旭便一个人踏入了江湖。
    走的那天,王皓周雨叮嘱完该叮嘱的,宋旭就鼓着脸跑得飞快,尹航赶到送别现场的时候只望到了飞扬的尘土,和一人一马的背影。
    迎上王皓了然的目光以及周雨询问的目光,尹航尴尬地笑了几声,骂了句小兔崽子没良心的不等等他航哥。
    好歹告个别呀。

    宋旭去了什么地方,尹航不知道。宋旭经历了什么,尹航也不知道。
    尹航只知道,一别两年,宋旭瘦了,脸都小了,不过这窝里横的脾气不知道改了没有,估计是没有的。

    “谁说你不能回来了?我这还天天等着你回来呢哈哈哈哈哈哈……”尹航腹诽这脾气怎么还大了呢,勾着宋旭肩膀往家走。
    宋旭觉得如果没有那串哈哈哈估计他能哭着给他航哥一个熊抱。

    两个人一路上意外地沉默无言。
    尹航以为宋旭至少会讲一讲这两年来遇到的新奇事儿。
    宋旭以为尹航至少会给自己唱首刚学会的歌。
    两个人走到当初的送别的路口。尹航咧开嘴笑出一口大白牙:“嘿嘿,两年前就我一个人没赶上来送你,两年后倒是我一个人把你给接回来了。”
    “明明是我自己要回来的……”宋旭嘀咕。
    “啥?”尹航没听清楚。
    “我说周恺他们也没来送我!”
    “周恺和小胖那会儿不是不在嘛……啊对了,小胖半年前就回来了,他呀回来时间隔得也不长,回来住得倒挺久的。周恺在你走后半年多就回来了,还领回来一小孩儿,可好玩儿了!长得也是挺可爱的,挺白的,脸也小,周恺给我们说他俩怎么遇上的时候我们差点笑晕过去……”尹航一开始讲就停不下来。
    宋旭心中咯噔一下。
    可爱???这不是以前航哥用来形容我的吗?!
    挺白的???航哥以前看着自己的手和腿也说我白啊!!
    脸小?脸小??脸小???我……我……想找个脸大的也不容易啊航哥你看看我!!你刚刚才说过我脸小了的!

    尹航一脸惊恐地被宋旭猛地来了个抱抱:“?????”
    “航哥你别跟那个脸小的在一起好不好你别扔下我我脸也小了的不是你说的吗!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你你怎么可以丢下我跟别的肤白脸小的男孩子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宋旭不管不顾地嚷了起来。

    这画风,好像对了,又好像哪里不对?

    “我跟谁??哪个肤白脸小的??宋旭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脸哪里小了???”尹航艰难地扒开死抱着自己不放的宋旭。
    怎么还带人身攻击的呢,伤心。宋旭捧了捧自己的脸。
    明明脸轻了呀。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那弟弟是周恺带回来的,是周恺的!”尹航无奈,孩子出去闯荡了一圈耳朵跟脑子都有毛病了。
    宋旭沉默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所以航哥你还是会和我在一起的对吗?”
    “我什么时候没和你在一起了?”尹航叹了口气,“除了……这次没跟你一块儿出去。”
    “我是看雨哥都会和小胖一起出去所以才……”宋旭撅了嘴,“没关系,我跑了两年,到处寻找能治膝盖的方子,倒也找到了一些看着比较靠谱的,我们回去试试,你的膝盖总会好的!”
    尹航一怔:“……你咋知道的?”
    宋旭低了头,复而抬头笑嘻嘻地拉起尹航的手就跑:“不告诉你。”

    “等你的膝盖好了,你可得和我一起去游遍天下行侠仗义啦!”
    “就算没好,我也能跟你一块儿去,别小看你航哥。”
    “放心吧航哥,你被我告白时脸都红透了的时候我都没小看你。”
    “大脸你给我闭嘴。”




2
    周恺遇见赵钊彦时,周恺正冷着脸把几个小混混打得吱哇乱叫。
    突然出现的赵钊彦表情惊恐,直愣愣地盯着周恺。
    这小巷一向没什么人走,这孩子看着呆呆愣愣的,怎么会在这儿?周恺一皱眉头,抬脚把一个意图跳起来偷袭的小混混踹到了墙根。
    “你要过去吗?赶紧的。”周恺冲赵钊彦扬了扬下巴。
    赵钊彦手足无措,两只脚不安地搓了搓地面,几根细白的手指绞在一起,不挪地儿也不吭声,看一眼周恺,又看一眼那几个小混混。
    周恺觉得莫名其妙,但又担心自己现在离开,那些小混混会欺负那个白白净净的少年,就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等赵钊彦有动静。

    然后他就等来了一队捕快。

    赵钊彦看了眼走在旁边被五花大绑的周恺,犹豫了一下,小小声地说:“我……我是本县新来的捕快。有人报官说看到有聚众斗殴的,我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你在打人了……”
    “……你哪里看到我聚众了?”周恺翻了个白眼。
    “我以为其他人都跑了,你跑最慢,我还在想你为什么不跑站那儿反而看着我呢……对不起啊。”赵钊彦意识到可能抓错人了,有点不好意思。这是他当捕快的第二天,作为一个新来的小捕快,在这样一个社会安定民风淳朴的县里,他今天提前下班了,结果走到半路又被通知要去抓聚众斗殴的街头恶霸及其手下的一众小混混。
    赵钊彦不敢说,他看到面瘫的周恺几下把那几个小混混打趴时,以为周恺就是恶霸头头,可吓人了。
    周恺:酷盖心里苦,酷盖不能说。

    但这不说不行啊!!
    面临即将被收监的命运,周恺转头看着赵钊彦:“你去告诉县令我是冤枉的好不啰??”
    赵钊彦撒开腿就跑:“好的你等等啊!”

    结果周恺被关了三天。
    作为一个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冷面侠客,丢人啊。
    周恺在牢房里也坚持练功。
    不然没事干啊,总不能数地上有多少根草吧?

    赵钊彦倒天天来找周恺,有小零嘴什么的都带来给周恺,还会画画给周恺看,虽然周恺不懂他为什么老喜欢画一只鸭子。
    周恺起初也没什么好和赵钊彦聊的,也就麻烦赵钊彦好生看着自己的那把剑。赵钊彦便偷偷把周恺的剑从库房里拿出来藏到自己家里,日夜擦拭,差点没抱着睡觉。
    但一天后,两人却熟络起来了。赵钊彦没出过远门,就听周恺把一路上经历的事情讲了一遍。
    虽然周恺讲故事既不声情并茂,也不眉飞色舞,可赵钊彦就是爱听。他向往那种恣意江湖的生活,还有能和周恺一起踏遍山川的那种感受。
    虽然赵钊彦听故事又没有切身体会的感受,又只会小声地“哇”以表感叹惊讶担心等各种情感,可周恺就是想讲给赵钊彦听。他喜欢赵钊彦听故事时那一下子亮起来的眸子,还有时不时露出的笑。

    第三天的下午,赵钊彦没有来找周恺。周恺隐隐地感觉,自己可以出去了。可他有点落寞,除了没了剑手上有点空空的,总感觉哪里也是空空的。
    果然,第四天一大早,赵钊彦就跑来给周恺开门。

    “……这钥匙该不会是你偷来的吧?”周恺一脸复杂地看着高兴的赵钊彦。
    “不是啊,那些聚众斗殴的昨天下午被我们抓到了!恺哥你终于可以出去啦~”赵钊彦挠挠头,手里的钥匙哗啦哗啦地响。
    “……你们效率真高。”看着三天没见的太阳和蓝天,周恺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什么都没变,又什么都变了。
    “你的剑我给你带来了。”见周恺没接,赵钊彦用力地点点头,“我每天都认真擦的!没磕没摔的,就差带着它洗澡抱着它睡觉啦!”
    周恺听了觉得自己可能想到了些不该想的东西。

    剑被周恺接过去,赵钊彦感到怀里一空,表情也似乎没刚才那么开心了。他又挠挠头,对周恺抱拳道:“那……有缘再会?”
    周恺习惯性冷脸,盯着赵钊彦的衣服瞧:“……你下次记得要穿捕快的衣服才好,不然谁知道你是捕快。还要记得带佩刀,要注意安全。”
    “我……”赵钊彦一脸懊恼,“我不是捕快了。那天我说抓错人了,县令可生气啦,要我将功赎罪去把那些恶霸混混抓回来,可我才一个人,把人追丢了,县令就撤了我的职,说抓到人了才许走。喏,这不,昨天下午之后,我就不是捕快啦。”
    周恺按捺住心中的小雀跃,干咳了一声:“你的确不适合做捕快。”
    赵钊彦瘪了嘴,低下头,脚又开始蹭地面:“我也是练过的!我才不要被看作是好欺负的!只是练得还不是很全面嘛……可我也可以除恶扬善行侠仗义啊!”
    “所以,你适合跟我走。”
    赵钊彦惊得一抬头:“什么?”
    周恺不自然地别开脸,但还是挣扎着正视赵钊彦:“我是说……你能不能跟我一起走?我想和你一起走完剩下的路程,然后回家。”
    赵钊彦笑了,原本因气恼而微微缩在一起的少年直接跳起来给了周恺一个拥抱:“好呀恺哥!我们一起去闯天下,然后回家~”



3
    “雨哥,小胖是不是差不多回来了啊?”徐晨皓练剑回来,看到周雨还在练功。
    “是啊,可能就这两天吧。”周雨停下,擦了擦汗。
    徐晨皓探头看了看:“航哥不是去教那几个小孩剑法了吗?怎么没听到声音啊?”
    “这个点儿了早下课了,尹航他应该又去野外散步了吧。”周雨想了想,还是决定跟徐晨皓一道去吃饭,反正樊振东现在肯定不会回到的。
    “那要不要去叫航哥回来吃饭啊?”
    “呃……那我去叫他吧,顺便叫周恺和彦彦去吃饭。”
    待周雨走远,徐晨皓一拍脑门:“我是不是傻!又得我去端菜摆碗筷听皓哥范指导唠叨了!”

    周雨在野外没看到尹航,反而又看见了宋旭。
    “雨哥,我看到航哥他刚刚往回走了。”
    “嗯。旭旭,你在野外晃荡了几个月了,干嘛呢不回去?”周雨摸了摸宋旭的头。
    宋旭支吾了一阵,自暴自弃一般往地上一坐:“还没想好呢。”
    “没想好你就在这里天天偷摸着看他??”周雨恨不得一巴掌呼宋旭头上,但又怕把脸呼大了这锅得自己背。
    “航哥眼睛小,没发现我。”宋旭笑了。
    “你呀,瞎闹。”周雨也坐到地上,“尹航他那次没能送你,回去天天念叨着后悔呢。”
    “后悔?后悔什么?后悔没跟我一块儿走?”宋旭一下子坐直了,眼睛里都冒着光。
    “……”周雨一脸无语,“后悔那天不跑快点,不然能赶得上送你。”
    宋旭“嗷”一声瘫倒在地:“果然,就不该对航哥抱有希望。”
    “可尹航对你抱有可大的希望了,他觉得你一定能闯出来。”周雨揪了根草,“可是他想你啊,一开始还没怎么的,每天教完那几个孩子就唱歌弹琴,还会自己编曲。时间长了就坐不住啦,天天跑来野外,说是屋子里闷,要来感受一下大自然,享受在清风中歌唱的感觉。大番那个傻子还说你在外头有对象了才这么久都不回来,也不来个信,结果被尹航揍了一顿,皓哥都懒得拦着。这几个月我看你在这里晃悠,还以为尹航知道你回来了呢。”
    “那他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走呢?我一个人走也很委屈啊……”宋旭嘟囔着。
    “行走江湖这么久,你就没想起自打我们那年回来,尹航的膝盖就不利索了?你该不会还没发现吧?”周雨难以置信地瞪着宋旭。
    “我发现了!我这不还四处找了好多方子吗……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有伤就不适合跟我一起走。在我心里,他不需要我保护,我也不需要他保护,他也不会是累赘啊。”宋旭撇撇嘴,从衣服里摸出一沓方子,瞧了瞧,又小心地放回去。
    “那只是你以为,可你怎么知道尹航是怎么想的,当时范指导和皓哥都认为尹航该好好养伤。不过,现在他的膝伤好多了,或许你再问问他,他就答应了呢。”周雨站起来,拍拍衣服。
    宋旭也跟着爬起来:“我是看到你跟小胖总会一起出去,以为……”
    周雨笑出了褶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方式,你总不能要求周恺能像小胖那样撒个娇卖个萌吧?”
    宋旭想了想那个场面,打了个冷颤。
    噫,太重口味了。


    午饭才吃到一半,就听见有人跑近,连带着桌子都在震。
    王皓稳如泰山,强行用手肘摁住桌子,把一碟子鸡脆骨往自己面前移了移。
    范长茂连头都没抬,继续夹自己的菜。
    周恺安抚地拍拍依然一脸惊恐的赵钊彦,搁下了碗,但夹菜的手没停,往自己和赵钊彦的碗里夹了几块肉。
    尹航瞄了瞄桌上的菜,一筷子夹两块肉放自己碗里,在心里告诉自己有一块是帮旭旭抢的。
    徐晨皓倒是欣喜地放下碗筷:“小胖回来啦!”
    周雨无声地舒了口气,站起来稳稳接住还没进门就扑向自己的樊振东。
    赵钊彦默默地估量了下如果樊振东扑向的是自己自己会怎样,不禁对周雨感到万分崇拜,然后又深觉自己应该继续加练了。
    “小胖啊,吃了吗?”王皓拿起一块鸡脆骨问道。
    除了周雨,所有人都默默护住了自己的碗。
    周雨那是没腾出手。
    “吃了。”樊振东挤到周雨旁边坐下,“可不是很饱……”
    话音刚落,周雨唰一下摆出一副碗筷:“那你快吃,你都饿瘦了!”
    众人:是在下天真,是在下输了。

    樊振东一如既往地给周雨讲自己看到的事,周雨边擦剑边听着,时不时还会笑出一脸褶。
    “雨哥,你都好久没跟我一起去游山玩水了。”樊振东抠抠手。
    周雨不做声。
    “你干嘛老守在这儿,这儿有皓哥他们呢。”
    “我……还得再练练。”周雨摇摇头,“你看你是小神童啊,凭你这身本事闯天下,不难。我既不天资聪慧,还有伤在身,还需多练才能不丢皓哥的脸。”
    樊振东不抠手了,转为了啃手指:“雨哥你虽然是我们的大哥哥,可也大不到哪儿去,别老这么憋着行吗,上有范指皓哥下有旭旭彦彦的。”

    周雨苦笑。
    在这江湖,年纪稍大一些的或已名满天下,或已归隐山林,年纪小的则凭着那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能闯出一片天地来。
    可卡在中间的呢?
    前有前辈力压,后有晚辈冲杀。
    他哪里敢停下?哪里甘心停下?他只能倔下去。
    他若不强,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皓哥,也无颜面对那个从小就笑着叫自己“雨哥”的小胖子。
    想多了,心便开始老了。

    樊振东不依不饶地非要周雨跟自己去。周雨只是笑,收剑入鞘。
    “雨哥!”樊振东又开始他的卖萌大业,“我就是想和你去看看山看看水的,我希望我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都有你的足迹,看的每一棵树每一片云你也能看到!”
    周雨笑了出声:“那你先去逛一圈,我再去逛一圈不就得了。”
    樊振东噘着嘴抱住周雨:“我这么努力,好不容易赶上你了,你倒好……”
    “……你赶上我?”
    “对啊,我不变强一些,站你旁边多丢皓哥和你的脸啊!”
    突然的,周雨想起了在野外偷偷看着尹航的宋旭,想起了每天躲在墙后看着赵钊彦加练的周恺。

    “那你这次就待久一些,我有一处一直想不通,待我练好了那一处,便跟你出去。”
    “好!”


4
    徐晨皓一个人在院子里悲愤地练剑。

    怎么一下子全跑出去了啊?!

    说什么要去携手踏遍山川河岳……

    你们携手踏过山川河岳的时候能不能带上你们亲爱的番番啊!!番番也有两只手啊!!!



End.

评论(26)

热度(139)